乐文小说网

第四十八章鱼和兔,行与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朝阳消散了山里的林深雾重,同时也给水面披上了一层暖色的霞光。

????苏山和晨曦一对主仆已经离开这里,他们坚持要去永安城,出于好心的雷啸苦劝无果,反而还被冷面的晨曦说了他一句多话。庭阙依然对苏三没有什么好脸色,或许和昨夜里的‘颠倒’有些关系吧。

????火光又被燃起,其上烤着两条鱼,庭阙捏着白色的盐巴不停地往上洒落。就在此时,雷啸从林中蹿出,手中提溜着一只灰色的野兔。

????“好香啊。”雷啸奋力嗅了嗅。

????“相信我,你手中的这只兔子会更香。”庭阙盯着他手中的兔子眼睛发亮。

????野兔似乎预知到了会发生什么,不断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足。雷啸的手纹丝不动,心里也不动,十多年来吃进他俩肚子里的山鸡和野兔没有八百也有六百。雷啸现在想着的是如何能最快速的了结掉它的余生。

????“好香啊。”

????这话雷啸刚刚说过的,很显然庭阙也不会说出这话。他们两个纷纷停下手上的动作寻找着声源。

????“你长得真好看。”这句话是对庭阙说的,“你的剑好丑。”这句话是对雷啸说的,“哇,这小兔子好可爱。”这句话是对雷啸手中的兔子说的。

????女孩的脚步很轻,连地上的枯枝条都没有踏碎,不然雷啸和庭阙也不会都没有察觉到。

????女孩儿吧唧了一下嘴,继续自顾自地说道:“想来味道也一定很不错。”

????女孩穿的红衣,脚踩红靴,就连头上的发绳都是红色的。像是夏季里开的最娇艳动人最惹人注目的那一朵花,即使站在这深秋时节满是金黄的山林间也毫不违和。

????雷啸和庭阙都认出了她,因为她的背上背着一顶白色的帷帽。

????庭阙望向她的身后寻找着那道姑的下落,雷啸望着她空空如也的双手,在想她的剑去哪了?而那只兔子则大概在想,这么可爱的姑娘看到如此小只又可爱的我,竟然说的是味道一定很不错这样的话。

????“我只吃少半条鱼外加一点点兔肉可以吗?我可以付钱的。”女孩不知晓茶楼中发生过的事情,所以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会一直盯着自己看。

????“只是这样吗?”庭阙以为对方是来寻仇的,虽然好像也算不上仇怨,说是冲突都有些勉强。

????“当然,”女孩一副正经脸说,“我胃口很小的。”

????雷啸终是没有寻到那把剑,一手拎着兔子一手拿起一条烤鱼给过去递给了她。

????女孩一边接过一边朝他灿烂笑道:“我叫李红鱼,所以我顶喜欢吃鱼。”

????“我叫雷啸,所以我也喜欢笑。”雷啸也跟着对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

????“是这样吗。”李红鱼歪着头,两颊显出一对又大又深的酒窝。

????“差……差不多。”雷啸的脸上迅速升温,心里也狂跳不止。

????“哇,味道真不错。”李红鱼吃了一口赞善道。

????雷啸仍没有从浑身半麻的状态中出来,只是傻笑着点头。

????“你一个女孩跑进山里干嘛来了,没有家里大人跟着吗?”庭阙试探道。

????“你才需要家里大人跟着。”李红鱼一边拨弄着鱼刺一边怒瞪了庭阙一眼,紧接着又看向雷啸笑着说道:“你可以叫我小鱼儿,所以我剥鱼刺可是有一手的哦。”

????她的嘴唇上残有焦黑的鱼肉,手上也满是油腻,背上的帷帽上的白纱在风中摇晃。

????“小鱼儿。”雷啸举起手中的兔子回道,“我去把兔子处理了。”

????雷啸悄悄转到庭阙身边,小声道:“雀儿哥,打的赌还作数吧?”

????“什么赌?”庭阙被李红鱼噎了一句,有些愣神道。

????雷啸对他伸出三个手指,“三瓶多·汁。”

????“算你赢。”庭阙闷闷道。

????“不过我敢说她肯定不简单。”庭阙小声分析道,“那个尼姑不见了你也看见了,说不定是给人追杀,被缠住了。你想啊,她们的穿着还有行事,种种都透漏着诡异。”

????追杀?雷啸有些摸不着头脑,半信半疑道:“就算真是你想的这样,那和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怎么会没有关系?”庭阙神情迫切很用力地小声道,“追杀她们的人说不定马上就到,我们现在可是和她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只有赶紧离开这里才会和我们没有关系。”

????“说不定那个道姑已经把追杀她们的人给缠住了。我们两个一起也打不过那个道姑,这也是雀儿哥你说过的呀。”

????“我说的是她被人家缠住了,可没有说她把人家缠住了。”庭阙苦笑不已,“万一她被那帮人杀了呢,万一那帮人已经追到林子外了呢?”

????“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救得了是救,救不了就是送死。”庭阙苦口婆心劝说着,“我们连那尼姑都打不过,怎么救人?”

????雷啸笑了,“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庭阙问道。

????“哪有什么追杀的人,雀儿哥你就是怕那个道姑找上来。”雷啸促狭道,“而且你自己刚才也说过了你打不过人家。”

????“就算你猜对了。”庭阙一脸苦相,“你是不知道那个尼姑的古怪,她修的是术,术啊。”

????“什么是术?”雷啸的印象里好像从没有听过这个字。

ag捕鱼王二代技巧|平台 ????“术即是术法。像生风化雨凝聚雷霆千里飞剑,都可归于术类。这种修仙方式是完全放弃肉身的,他们不开丹田不聚内力,而是仅靠冥想来感知存于天地间的最精纯的神识。他们肉身形同于凡人但是神识力量极其强大纯粹,识海内的神识可以提纯为实体,或化风或化雨,或聚成雷霆,又或凝质如飞剑。”庭阙侃侃而谈道,“这种方式是将肉身当作了一个载体,载体腐朽后神魂神游于天,不死不灭。”

????“那为什么我从没听过,大叔也是只字未提。”雷啸不解道。

????“因为这条成仙之路基本已经断绝。现如今存于世间的功法也大多是残本,且俱是各大仙界或各大门派的不传之秘。你从现在的所有的门派都统一叫作修行门派中就可以得知,修行已是成仙的主流。”

????庭阙坐回到火旁,继续讲道:“行即是行走的意思,它开丹田聚内力,而后提纯再存于识海之内。这种方式是肉身与神魂并驾而驱,两者相辅相成,修到极致后便是破去周身规则飞升而去。”

????“既然都已经断绝了,那么那个道姑到底是什么人?”雷啸努力消化着庭阙讲的一切,反问道。

????“严格来说我修的也是术。但是我的功法并不完整,所以我的神识是无法提纯为实体的。”庭阙凝重道,“但那个尼姑不同,她的境界比我高深且还有一套完整的,至少比我的要完整的多

????的一套功法。我能很清楚的感知到她周围的风全都是她的神识所化,境界决定神识的强弱,而神识的凝实度则决定神识的厚度。换句话来说,前者就像是一个人能够挥出的拳头次数,而后者就像是一个拳头的力度大小。我两者皆不如对方。”

????“她若真的要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会死的很惨。”庭阙看了一眼已经被剥皮除毛的兔子最后道,“比它还要惨。”

????雷啸抓住了一个重点,对方那里有比庭阙修习的功法还要完整的一套功法,应该是庭阙所需要的。还有,说起这化飞剑化雨化雾的,也不知道我这脑子里的什么什么瞳能不能派上用场。

????……

????……

????一条勉强算的是路的山路上,只所以称它叫作路,那是因为其上有几条不大不小的车辙印。

????一辆似鹿非鹿的鹿车行驶在上面,只所以喊它叫鹿,那是因为它看起来确实和鹿没有两样,除了它角是漆黑色的,皮毛是漆黑色的,眼眶里的眼睛也是漆黑色的,而且它看起来比起寻常的鹿还要整体大了几分。

????车架也是黑色的,像是铁质的,其内的空间有一座卧房大小,地面被黑色的皮毛铺满了。外面的道路崎岖异常但是里面却没有一点晃动,一座书案上的一角有一香炉,其内有檀香正袅袅催生。檀香并不使人昏昏欲睡,反而给人一种精心明目的感觉。

????书案上摆放着的不是书籍,而是一副棋盘,其上的棋局看起来已经到了后盘。

????苏山还是之前的那般装束,不过已经崭然一心了。他一手执黑一手执白,此刻的他正捻着一枚白子,神情专注。

????过了一会儿,又或是更久,苏山松开了手指,白子从空中砸入了棋盘,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音。这声音正好惊醒了在角落里盘膝打坐的晨曦。

????晨曦将身旁斜放着的殷红长枪横放入怀,轻声开口道:“那位大先生,应该是离开了。”

????“我还想着说,怎么也要看着我们出了江南那位大先生才会放心呢。”苏山忽然转头看着晨曦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事情可不能就这么想了。无论对方是好心与否,始终是我们承了对方的情。以后还不还的,且再另说,但一定要记得!”

????“记下了。”晨曦罕见地莞尔一笑。

????苏山同样报以一笑。

????晨曦说道:“没有这位大先生在后面盯着,那会我是不会追出去的。可恶的是他竟然始终没有出手。”

????苏山摆了摆手道:“我死不死在对方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死在江南,所以对方一定会出手的。之所以没有出手,想来是因为对方觉得还没有到需要出手的地步。而且自我们入江南一路护送到此,肯定不止是为了提防我们。”

????晨曦问道:“那会是什么?难不成是为了和我们结个善缘?”

????苏山说道:“或许吧,我们一介江湖势力,想来还不足以使得对方到了如此重视的地步。”

????晨曦撇了下嘴,不以为意。大晏的江湖共主,遍布中原内外的蛛网的真正主人,自家先生的第一次现世即使惹不来一些少数人的惊骇,但忌惮总是必不可少的。

????苏山回过头继续说着,“也不枉我昨夜费了那么多口舌,说了好些个江南这边的好话。”

????晨曦闻言闭上了眼睛,自家先生好像总喜欢说一些让自己搞不懂的玩笑话。

????鹿车驰骋在山林间,偶尔一些看似要费很大周折才能过去的地方,也都被这头黑鹿以强硬的态势,头角撞断树木,黑蹄踏断巨石,而车架如履平地。

????(本章完)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