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第200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

????本书,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ag捕鱼王二代技巧|平台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龚十七非但没有答应杨成业的提议,反倒是利用这个机会,劝说杨成业加入到宁波盐商的销售体系中来,这让杨成业听了也是哭笑不得。杨成业的回应可谓十分坦率,并没有尝试刻意隐瞒自己的态度。他不是没有想到要表现得友好一些以促成这桩买卖,而是下意识地觉得那些掩饰的手段应该骗不过面前这位看起来颇为精明的龚老板。对方来扬州的目的本来就不单纯,肯定也会对自己充满了戒心,想故意示好只怕会适得其反。所以杨成业索性便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看对方是否愿意接受。

????龚十七倒是没想到这位半夜到访的老兄如此耿直,竟是存了要买下这两船盐,然后将自己恭送出境的念头。相比上午来的那几拨人,这位姓杨的盐商显然要厚道多了,至少愿意以市价来收购这两船盐,而且也没有表现出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但站在龚十七的立场上,却不能就这么把盐处理给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两船盐本就只是工具,龚十七需要利用这些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对方试图要通过收购来化解潜在的冲突可能,龚十七只能说这位老兄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杨老板,你的要求,在下恐怕难以满足。”龚十七摇摇头道:“你如果真想大量买盐,那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长期低价足量供应,价格甚至比你从江淮地区的盐场收盐还要更便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